可米網 > 星聞 > 內地明星 > 正文

王自健:我不需要同情分,以后會把演戲當主業

可米網(www.euqebzm.cn)2020-03-07 08:03:27

[摘要] 可米網(km18.net) 新京報3月7日報道 在熱播電視劇《安家》中,許久未見的王自健飾演了一個專門主攻闊太太的房產中介王子健。 電視劇《安家》劇照 自《今晚80后脫口秀》停播后,王自

可米網(km18.net)

新京報3月7日報道 在熱播電視劇《安家》中,許久未見的王自健飾演了一個專門主攻闊太太的房產中介王子健。

電視劇《安家》劇照

自《今晚80后脫口秀》停播后,王自健就“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在這兩年多的時間里,被診斷為重度抑郁癥的王自健,幾乎不出家門。而《安家》是他身體恢復后的首部作品。那個曾經靠脫口秀走紅、把相聲當成最喜歡職業的王自健,卻選擇這樣一種形式回歸,不免讓很多人好奇,在接受新京報記者專訪時,他說,“演戲讓我覺得更舒服,脫口秀、相聲、主持,以后能不干就不干了。”

——《安家》——

王子健幾乎就是量身定制

正在熱播的兩部電視劇《安家》和《完美關系》都是導演安建的作品。

此前,安建曾找過王自健,希望他出演《完美關系》中的一個角色,但是當時王自健由于身體原因,婉拒了。至于找他的理由,“導演說,他有一陣睡不著覺,天天晚上聽我的節目才能入睡,他覺得我對他有莫大的恩情。”王自健操著他極具特色的笑腔說道。

電視劇《安家》劇照

拍完《完美關系》,安建接了《安家》的劇本,“我聽說最開始這個人叫王子,六六老師寫的時候一直按照我脫口秀里面的語氣和感覺去寫的這個角色,寫著寫著她說,這不就是王自健嗎?所以就在名字后面加了個‘健’字。”

片方覺得不如就請王自健來演這個角色,恰好這個時候,他身體恢復了不少,“我覺得可以出來工作了,就接了。”

雖然這個角色從各方面看上去都是為王自健量身定制的,但劇中的王子健也并非王自健的本色出演。在之前的劇情中,為了賣房,王子健脫下西裝親自下手清理馬桶,戲外王自健卻坦言,“我并不是一個特別努力的人,但王子健是,所以這就只能靠演了。”

最怕孫儷[微博]的養生搟面杖

“儷姐是一個特別會生活的人。”王自健這樣評價孫儷,“她雖然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媽了,但她內心其實還是個小女孩。”

他說,孫儷經常會給劇組的人推薦她喜歡的東西,但她喜歡的東西都特奇怪。有一次,拍攝前一天王自健健身練了負重深蹲,第二天孫儷看他走路好像有點問題,便從包里掏出一根搟面杖要給王自健按摩腿,“當時給我疼得夠嗆,我就一直喊疼疼疼。她居然還一臉吃驚地說,在家她給老公鄧超[微博]按,他從來都不喊疼。我說,那可能是他不敢。”也因此這根養生搟面杖成了劇組里人人都怕的物件,不管誰說累,孫儷都會拿著它去給對方搟一搟,哪兒疼搟哪兒,“后來弄得大家誰都不敢喊累了”。

兩年重度抑郁

——遺憾錯過藍天野導演的《北京人》

說到自己的抑郁癥,王自健一點都不回避,“沒什么不能說的。我這是上海精衛中心確診的重度抑郁癥、重度焦慮,那段時間根本出不了門。”這也正是王自健在《今晚80后脫口秀》停播后“消失了”近兩年的原因。

有些人好奇,一向給大家帶來快樂的王自健怎么就抑郁了,還是重度的?

王自健特意科普了抑郁癥的知識,“首先我們不能把抑郁癥當成是心情不好,這是兩回事兒,抑郁癥是病理性、生理性的病變,就是體內該分泌的那些讓你感知快樂的化學素不分泌了,比如說多巴胺和內啡肽,我們失去了這兩種化學素的分泌能力,開始瘋狂分泌皮質醇,從而讓整個人感覺特別累。”

王自健曾經也很好奇自己為什么就變成了這樣,“我去上海精衛中心求醫的時候,和醫生說了好多可能性。然后大夫說你就別琢磨了,你說了,我也幫你分析不了,我們只能從醫學上給你解決這個問題,就是吃藥,好不好?”

抑郁癥有個特點,會對任何事情都失去興趣,但彼時的王自健卻仍然保留了一個“興趣”,那就是“我想知道我到底是咋回事。”他買了大量研究精神心理的書籍,“從弗洛伊德、榮格,一直看到曾奇峰、武志紅老師的書,我認為我已經把精神分析這事研究得特明白了。”一邊吃藥治療,一邊靠著這唯一的“興趣”,王自健走出了人生最灰暗的兩年。而《安家》也是他復出拍攝的第一部作品。

生病期間,除了錯過安建導演的《完美關系》,他說最遺憾的是錯過了藍天野導演的人藝新版《北京人》,“當時曾找我演曾文清,我看完劇本就生病了,只能靠吃藥控制情緒,不得已推掉了。現在想想真可惜。”

[新鮮問答]

新京報:拍戲會成為以后主要的發展方向嗎?

王自健:對,以后會多演戲,脫口秀、相聲,包括主持,能不干就不干了。我覺得演戲讓我更舒服一點,做節目壓力太大了。拍戲的過程就是三四個月的集體生活,我非常喜歡這樣的集體生活。每天雖然也很辛苦很累,但是大家在一起有說有笑,相互擠對,戲拍完了大家也都成好朋友了。

之前觀眾總說相聲演員演戲很差,我不知道大家對我的評價,至少目前跟我合作過的導演和同行都挺鼓勵我,我也希望把自己更擅長的東西表演給大家看。

新京報:從說脫口秀、主持到演戲,覺得自己這也算是跨界嗎?

王自健:我是相聲演員出身,相聲本身就是表演藝術,所以表演對我來說不算跨界。相反,主持對于相聲演員來說其實挺跨界的,到現在大型晚會我也主持不好。我很清楚,說脫口秀我可能還行,但主持真不行。但是大家對你的認知是主持人,這種錯位的認知讓我挺難過的,因為我老得強迫自己去強化自己的弱項,這給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擾,我很希望能符合大家的期待,但是其實我做不到。

王自健在《今晚80后脫口秀》現場。

新京報:當年一起做脫口秀的李誕[微博]、建國、池子[微博]現在都很成功,也有很多聲音希望你回歸,以后也不準備再做脫口秀了?

王自健:做節目或者做脫口秀,你需要扮演一個和你同名同姓、長得一樣的人,臺上說的話也不一定都代表了你的意愿,但觀眾會認為那就是你想說的。尤其是做喜劇類、語言類節目,會碰到很多沒有幽默感的人。幾乎每周做完節目,我都能收到不同形式傳遞給我的負能量。當我意識到不能再這么說之后,我會對言論輸出審核更嚴。開誠布公地說,《今晚80后脫口秀》最后半年的節目真的太沒勁了。

脫口秀這種形式一旦脫離了社會話題的諷刺,就沒有那個勁兒了,但如果你諷刺,真的就會傷害到別人,因為我們也很難去保證對所有人都有公平的表達機會。另一方面,就只剩下大量對內的人身攻擊,把一些小事兒更荒誕化,這種喜劇不是我想做的。

新京報:你曾經非常喜歡相聲,還說希望自己能成為讓相聲睜開眼的人,現在也要放棄相聲了嗎?

王自健:我再去說相聲應該很難了。我是做脫口秀讓更多人認識的,那之后我曾堅持說過一段時間的相聲,每周往返北京和上海。后來,我發現買票看我演出的觀眾已經不是來聽相聲的,他們是來看明星的。真正來看相聲的觀眾對包袱是有要求的,你精心設計的稍微有點地域性的包袱,沒有聽相聲習慣,完全追星的人是聽不懂的,反而做個鬼臉,或者稍微弄出個演出事故,他們笑得前仰后合,這弄得我挺崩潰、也挺難過的。

新京報:經過兩年的身體調整,現在整個人是一種什么狀態?

王自健:我現在只求能吃口安穩飯。我一直認為,我之前出現在熒屏上的形象是相聲演員或喜劇演員,之后可能不再是了。這種形象的責任是給觀眾帶來歡樂,但沒必要把自己的悲慘故事告訴大家。我也不希望觀眾在我提供的作品之外附加其他感情,我不希望他們覺得這個人之前生活特別慘,很倒霉,我們給他多加一點分,我只希望就事論事。

新京報記者 張坤玉

熱 門
明 星
麗塔·約翰遜 鐘發 王萍 布萊恩.馬奧尼 瑞克·歐弗頓 何晟銘 張蓓蓓 零點樂隊 李存信 E·馬克思·弗雷 歸亞蕾 左泓 愛德華.凱爾斯 俞思遠 宋業明 Cookies 安東尼·格里雷 這就是原創 喬納森·戴頓 利瑪竇 過春天 1973-08-01 小鷹鷹 柳建偉 京和 1975-05-19 秘籍 1973-01-31 《前任攻略》 陳美君 黑澤明日香 1952-06-06 薛凱 麋鹿 周婉思
贵州麻将 新股申购一览表 诚飞财富配资 云南山水麻将官方网 贵阳多乐捉鸡麻将下 欢乐大众麻将全集 新11选5技巧 山西十一选五遗漏 美国三大股票指数 京海策略 快乐10分一定牛 安徽省快三开奖查询 长沙麻将闲来手机版下载 甘肃快三今天快三号 华东六省15选5走势 基金配资哪家好 终于知道四方河南麻将一直赢